张立宽:皮博迪的滑铁卢我们不能再演

来源:七七新闻网 时间:2018-03-13 编辑:七七新闻网
近来综合美国国内国外形势,让这个美国第一的煤炭巨头股价节节攀升。……

  近日,网上的一则短讯引起了笔者的注意:美国纽交所显示,陷于巨亏的美国能源巨头皮博迪Peabody Energy(NYSE:BTU)每股涨到39.690美元,涨幅接近0.8%;再往前的2017年11月14日,Jefferies评级报告首次覆盖皮博迪能源,首次评级为买入,最新目的价为38.00美元;再前的2017年9月7日,Macquarie评级报告首次覆盖皮博迪能源,首次评级为中性,最新目标价为30.00美元。去年底,Newcastle动力煤的期货价格一年多来首次超每公吨 100 美元,6 个月以来涨幅已达39%;皮博迪自2016年宣布破产后,一直在困境的泥沼中苦苦挣扎,近来综合美国国内国外形势,让这个美国第一的煤炭巨头股价节节攀升,东山再起或许有了一线曙光。

  一路狂飚致马失前蹄

  要不是这几则短讯,读者恐怕早已忘记了皮博迪能源为何物,殊不知,Peabody Energy(NYSE:BTU)是美国煤炭业巨头,总部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,是美国及世界最大的私人上市煤炭企业,煤矿主要集中在美国及澳大利亚。

  细说起来,皮博迪的发展具有传奇的故事性。1883年,24岁的弗朗西斯·皮博迪在芝加哥创立了皮博迪煤炭公司,当时的皮博迪“固定资产”仅仅是100美元、一辆马车和两头骡子。1895年,他在伊利诺伊州的威廉姆森县开发了第一个煤矿,并开始购买伊利洛斯产煤区数千亩的储量。1949年,皮博迪煤炭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。1955年,世界第三大煤炭公司辛克雷尔公司与皮博迪公司合并,由于皮博迪的上市资格可以为辛克雷尔公司提供资金来源,皮博迪煤炭公司的名称得到保留。1957年,皮博迪开始美国西部勘探计划,并在澳洲昆士兰建立首个北美洲以外的业务。1984年,皮博迪收购阿姆科的西弗吉尼亚州煤矿,之后便是一路的攻城略地式地买买买……直到1998年,皮博迪一跃成为美国和世界最大的煤炭公司并于2001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。

  在纽交所上市后,皮博迪开始进军煤炭储量丰富的澳大利亚。2002年,皮博迪收购毕威·登煤炭公司在西肯塔基州的煤矿,以及阿克拉煤炭股份25%的资产。2003年,皮博迪收购黑·博伊特煤炭公司18%的资产。2006年,皮博迪收购澳洲Excel Coal公司。截至2014年,皮博迪保持着美国最大的煤炭生产商地位,年煤炭产量达到1.9亿吨,占美国全国产量的近20%,拥有位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26个煤矿。直到2016年4月13日,皮博迪向美国破产法院正式申请破产保护,按照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规定,公司在该交易所上市的的股票将暂停。

  皮博迪在申请破产的新闻公告说,为缓解前所未有的行业低迷带来的债务压力,公司希望通过申请破产减少整体负债水平、降低固定支出、提高流动性资金的利用。皮博迪公司首席执行官格伦·凯洛无奈地表示,对皮博迪而言这是个艰难决定,但却是条正确道路。

  受全球煤炭需求萎缩、煤炭价格下跌等多重行业压力影响,皮博迪公司不是美国第一家申请破产的煤炭企业。2016年1月,美国第二大煤炭企业阿奇煤炭公司申请破产,此前美国爱国者煤炭公司、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和沃尔特能源公司已先后提出破产申请。

  聪明反被聪明误

  众所周知,美国是世界上开采和使用煤炭较早的国家之一,从工业革命开始美国的煤炭产业一直处于上升态势。到了二战以后,美国的煤炭行业自1950年就开始出现产能过剩,此后通过开拓海外市场,消化过剩的产量。到2005年,美国的煤炭国内产量及消费量达到顶峰,绝对量开始回落。

  而此时的中国,正是所谓的煤炭“黄金十年”启动和高速成长期,对煤炭等传统能源的需求最旺的时候,国际油价也是一路飙升最后国际油价达到创纪录的147美元/桶,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,所有这些因素深深地刺激着皮博迪扩大再投资的欲望。皮博迪的高层认为,只要有资源就等于有钱,于是开始到处疯狂地找矿找资源。2008年美国爆发的的次贷危机没有使它警醒,更没有让它停下高杠杆收购优势资源的脚步。2011年,它完成了对澳大利亚Macarthur煤炭公司的高杠杆收购。要知道,Macarthur煤炭公司当时的定位是为亚洲钢铁冶金行业供应优质焦煤,皮博迪通过51亿美元高杠杆收购了该公司。记得当时英国《金融时报》(FT)对此评论为:“皮博迪为收购澳大利亚煤炭业同行Macarthur,与收购对象的三大股东独立接洽,使对方无法对自己的33亿澳元主动收购要约不屑一顾,这步棋走得很聪明。” 《金融时报》进一步解释“皮博迪这步棋走得很聪明。其33亿澳元的收购方案相当复杂,其中一项安排是将Macarthur私有化,同时维持该公司三大股东现有的所有权结构——三大股东为中信澳大利亚资源(Citic Australia)、阿赛洛-米塔尔(ArcelorMittal)和浦项制铁(Posco),合计持有47%的股份。收购规则中,没有哪一条禁止皮博迪与三者独立接洽。所以它这么做了,很清楚Macarthur在答复时不敢摆出一幅委屈相:这些钢铁制造商不仅是股东,也是大客户。”显然,当时的皮博迪是采用了独立洽谈、各个击破的战术,将皮博迪的三大股东分散瓦解而得以实现对Macarthur的整体收购的。皮博迪的聪明之处在于,并没有把三大股东作为谈判的敌对方,而是从未来长远角度看把他们视为产业链下游战略伙伴,不能不说是明智之举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免责声明 | 招聘简章 | 网站导航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七七新闻网观点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。

Copyright©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七七新闻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:鄂ICP备15000894号-5

安全联盟认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