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孤独者”刘和平,求难得难

来源:七七新闻网 时间:2018-11-05 编辑:七七新闻网
“孤独者”刘和平,求难得难---在成为正式的舞台剧编剧之前,刘和平试水的舞台剧作品《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》,……

“孤独者”刘和平,求难得难


  刘和平近照。

  影视剧评分网站豆瓣上,一部2007年播出的历史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,以9.7分摘下国产剧最高分,被许多人奉为“神剧”。《大明王朝1566》的编剧刘和平,多次获得中国电视飞天奖、金鹰奖、白玉兰奖的最佳编剧奖,却至今不会用电脑打字,而以自己口述、助理打字的方式,创作了《雍正王朝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北平无战事》这一部部经典。

  在今年6月份举行的上海电视节“纪念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”上,作为白玉兰奖评委会主席的刘和平,说了一句拗口的感言:“我们这个时代进步得太快了,我们不敢不慢,如果我们不慢,就会被这个世界淘汰。”在近年来越来越浮躁的影视圈,刘和平始终以一个“孤独者”的形象存在,多少因为低产——从《雍正王朝》到《大明王朝1566》,他花了9年;从《大明王朝1566》到《北平无战事》,他花了7年。而这条求难得难的路,迈开步子的刘和平不可能回头,恰如他的微信朋友圈签名:我与我周旋久,宁作我。

  ●个性成长

  戏窝子里“熏”大,从小听戏成了创作修行

  在中国的编剧里,刘和平的成长经历可谓独树一帜。并不是科班出身的他,是从小在戏窝子里“熏”出来的,他的创作经验直接来源于中国古典戏曲。刘和平的父亲刘钧老先生是一位老报人,新中国成立后专门写戏,曾改写地方戏《打铁》,对湖南地方戏的把握尤为老到,到了挥洒自如的地步。他的母亲则是戏曲演员,擅长演老生。

  刘和平把听戏视为创作上的一种修行。在他看来,听不同流派的同一出戏,故事是一样的,之所以感受不同,是因为不同流派会用各自理解的情感来演绎,“经常听戏,可以掌握戏中人物变化的真谛。”先后从事戏曲团笛子演奏员、中学教师等职业后,1982年,刘和平调到湖南省衡阳市文化局工作,开启了十多年的舞台剧编剧生涯,期间参与编写了《中国戏曲志·衡阳卷》。

  其实早在成为正式的舞台剧编剧之前,刘和平试水的第一部舞台剧作品《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》,就被当时的衡阳市文化局领导夸赞为“内行”。他把这归因为自己对戏曲规律的掌握,“写戏曲剧本,一定要懂《锣鼓经》,什么样的锣鼓敲响,是表现什么的,必须要明白,这些都是我从小就耳濡目染的。”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对戏曲有着深入研究的刘和平,把电视剧的关键场景作为折子戏来写,集中处理人物矛盾和情感爆发。《北平无战事》对戏曲就借鉴良多,起首的法庭戏,其实就是传统戏曲中最常见的一幕:三堂会审。而《雍正王朝》《李卫当官》和《大明王朝1566》,其华彩部分都是形式相近的会审戏。业内普遍认同刘和平擅写群戏,而这个群戏的功力,就来源于他在戏曲界的多年积累。

  1993年,刘和平编导的舞台剧《甲申祭》代表湖南省参加全国地方戏曲交流演出,获优秀剧目奖和十一个单项奖。1994年,《甲申祭》被中央电视台改编为4集电视剧。刘和平因此得到了《雍正王朝》制片方的注意,对方邀请他出任《雍正王朝》的编剧。1999年,刘和平编剧的电视剧《雍正王朝》在央视播出,大受观众欢迎,他也凭该剧获得第1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编剧奖和第1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编剧奖。

  ●写历史剧

  通读《资治通鉴》,“无中生有”解码历史

  刘和平的剧作都和中国历史相关,这和他年少时的经历息息相关。13岁时,因为“文革”,少年刘和平中断学业;15岁时又随父亲被下放到湖南邵东农村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刘和平在一家农户中搜集到一套清朝光绪年间御笔朱批版本的《资治通鉴》,这套书成了他人生中第一部系统阅读的史书。事实上,这套《资治通鉴》中的御笔,都是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龢口述,光绪皇帝摘录的。刘和平也因此开玩笑说:“我的学历很低,只有小学五年级,但起点很高,翁同龢教的。”

  刘和平的历史剧创作手法,被业内称为“无中生有”,先忽略历史真实,然后寻找当时的历史、文化、风俗情况,渐渐还原出故事主角的“本来面目”,再设置一出当时时代背景下必然会发生却又没能发生的事儿。写《雍正王朝》时,他笔下的康熙八子、九子、十子、十四子,比真实历史人物“多活”了十年;写《大明王朝1566》时,剧中著名的嘉靖国策“改稻为桑”也是虚构的。他感慨:“我的三部重要作品,大事都是虚构的,但大事背后的历史都是真实的。”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免责声明 | 招聘简章 | 网站导航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七七新闻网观点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。

Copyright©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七七新闻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:鄂ICP备15000894号-5

安全联盟认证